商米科技:背靠巨头却连续亏损,毛利率居于低位

2021-12-15 11:29:47
来源:

  【摘要】   文|梁华梁  背靠两大互联网巨头,商米科技却连续三年亏损。除此之外,其毛利率较低以及境外销售占比过半等问题,也引发关注。  目...

  

文|梁华梁

  

背靠两大互联网巨头,商米科技却连续三年亏损。除此之外,其毛利率较低以及境外销售占比过半等问题,也引发关注。

  

目前,上海商米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米科技)正在冲击科创板上市。

  

资料显示,商米科技成立于2013年,其前身是小米投资的“我有外卖”。

  

既然是背靠互联网巨头小米,商米科技的外卖生意一度也是做得有声有色,甚至在2016年做到了除美团、饿了么之外的第二阵营的第一名。

  

然而,商米科技的实控人林喆,却最终选择退出外卖业务,转型做智能商用设备及配件。

  

而在转型之后,商米科技同样受到资本的热捧。包括美团、阿里系的蚂蚁科技,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先后投资商米科技。

  

招股书显示,蚂蚁科技全资子公司云鑫创投系商米科技第一大股东,持有其29.99%的股权;而美团持有其8.20%的股权,为第三大股东。

  

不过,即便是背靠两大互联网巨头,商米科技却连续三年亏损。除此之外,其毛利率较低以及境外销售占比过半等问题,也引发关注。

  

【背靠美团、阿里,连续三年亏损】

  

美团和阿里作为商米科技的投资方,也是其业务层面上的大客户。

  

招股书显示,美团及其附属公司位列商米科技2018年、2019年第一大客户、第四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3.28%、3.57%;而阿里巴巴及其附属公司分别系2019年、2020年商米科技第一大客户和第四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占当期营收的11.48%、2.24%。

  

而在两大互联网巨头的加持下,商米科技的营收增长迅速,在2018年-2020年期间,分别是9.66亿元、16.43亿元、21.83亿元,三年营收复合增长率达到50.35%。

  

不过,商米科技的营收规模,与行业头部企业还是存在很大差距。以新大陆为例,其2020年实现营收70.63亿元,远超商米科技21.83亿元的营收规模。

  

而在盈利方面,2018年-2020年期间,商米科技的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924.80万元、-2.05亿元、-2439.14万元。也就是说,三年间商米科技累计亏损共计1.51亿元。

  

商米科技对此解释为持续的研发投入及规模效应尚未显现。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商米研发费用分别为1.28亿元、2.59亿元和2.6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25%、15.81%和12.01%。这一数据,与新大陆、优博讯、小米集团和极米科技等可比公司不足7%的研发费用率相比,超出近一倍。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商米科技的两大客户,美团和阿里对其营收贡献正在迅速减弱。

  

而在与阿里支付宝开展的刷脸支付业务上,2019年年末到2021年上半年,更是给商米科技带来了4179.59万元的负债。

  

好消息是,2021年上半年,商米科技的扣非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91.84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商米科技这种业绩表现是否能够延续,氢财经将持续关注。

  

【代工模式下,毛利率低于同行】

  

此外,商米科技毛利率较低的问题,也受到高度关注。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商米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1.61%、21.58%和 26.29%,整体毛利率在行业中处于中下水平,明显低于石基信息、中科英泰等同业公司,与第一梯队优博讯平均毛利率33.61%更是相差超10个百分点。

  

商米科技对此解释称,其产品结构与上述公司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导致综合毛利率水平存在一定差异。

  

不过,即便是在类似业务下,商米科技毛利率同样较低。

  

例如,其在2017年开始推广智能金融设备,报告期前两年主要销售为第一代产品,毛利率略低于新大陆同类产品。

  

除此之外,商米科技主要采用代工生产模式进行生产,该模式生产成本较高,因此毛利率相对低于主要采用自产模式的石基信息与中科英泰。

  

招股书露,最近三年商米科技由代工厂进行生产的设备数量分别为占总产量均在93%以上。

  

例如在智能移动设备方面,其毛利率略低于优博讯智能移动终端,原因正是因为其主要采用代工模式进行生产,而优博讯主要采用自主生产模式。

  

据悉,在生产上,商米科技以委外加工为主,主要向供应商采购整机。除智能金融设备只采用贴牌形式之外,商米科技智能商用设备产品大部分使用代工和贴牌的生产方式。

  

而在代工模式下,一方面影响到商米科技的毛利率水平,此外,其科技属性是否充足,也同样值得思考。

  

【海外收入占比高,销售费用或居高不下】

  

另外,在业务方面,商米科技更多地依赖于海外市场。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商米科技的境外收入分别为4.36亿元、6.87亿元和14.66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5.12%、41.79%和69.02%。

  

需要注意的是,外销暗藏较大的汇兑风险。例如2020年,商米科技发生汇兑损失2254.38万元,是当期归母净利润484.31万元的四倍多。

  

另外,境外业务占比过半,使得其销售成本大幅增加。

  

招股书显示,商米科技的销售人员共计298人,占员工总数的33.67%,销售团队覆盖亚太、欧洲、北美、南美、中东非五个销售大区,主要通过线下直销的方式,销售团队直接与互联网公司、银行、支付公司、大型连锁店及终端用户联系。

  

而受境外营销的影响,使得商米科技的平均销售费用率为9.38%,明显高于同行业7.36%的均值。

  

招股书显示,新大陆报告期内平均销售费用率仅4.08%,各期均未超5%;优博讯报告期内销售费用率为5.38%,2020年优博讯销售费用率为7.80%,也低于商米科技的平均销售费用率。

  

而商米科技的销售费用主要用于销售人员职工薪酬和市场推广费用两方面。

  

上文中提到,商米科技正在降低与美团、阿里两大客户的业务占比,而其海外收入占比正在迅速扩张。而为了继续开拓海外市场,商米科技就必须维持规模庞大的销售团队,并且要加大包括展会、广告费等相关的市场推广费用,以此来搭建全球销售渠道,拓展业务规模。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商米科技的销售费用或将继续维持高支出。

  

这势必将会影响到商米科技的盈利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