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家烧牛粪”到“绿电出高原”——70年西藏能源变革

2021-10-28 17:22:02
来源:

  【摘要】   盛夏时节,正值牛羊育肥季,草原上牛粪随处可见,而背着箩筐捡牛粪的场景日渐减少。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近年来农牧区传统能源替代...

  

盛夏时节,正值牛羊育肥季,草原上牛粪随处可见,而背着箩筐捡牛粪的场景日渐减少。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近年来农牧区传统能源替代工程的实施,西藏农牧民用能方式逐渐多元化、清洁化。

  

  

清洁化不仅体现在群众用能方式上,也体现在能源发展上。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从极度缺电到加快建设国家清洁能源基地,从产能方式单一到水能、风能、太阳能、地热能发电“齐上阵”,西藏为国家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贡献着“雪域力量”,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也随之不断改善。

  

多能互补挖掘绿能潜力

  

和平解放前,西藏仅有一座小电站,供少数上层贵族享用。和平解放初期,西藏电力发展也相对滞后。和平解放70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群众生产生活对电力的需求日益增大,西藏凭借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逐渐成为国家重要的清洁能源基地。西藏生态环境厅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区电力总装机容量达423万千瓦,清洁能源已达到发电装机容量的89.09%。

  

这里年光照时间达3300多个小时,是光伏发电的“黄金地带”。清洁能源的开发利用,降低了老百姓对牛粪、薪柴等传统能源的依赖,助力农牧区生产生活迈向电气化。

  

能源多元化改变生产生活

  

在此之前,西藏许多地区的人通过捡牛粪当燃料。每天天微亮,村民就出发上山寻找牛粪,有时还会因为牛粪而争吵,而现在村民只在冬天取暖时烧些牛粪。小小牛粪甚至一度是财富的象征。

  

而如今随着电力普及,电器数量和质量成为村民富裕程度的新标识之一。随着用能清洁化,生态环境也得到更好保护。稳定的电源保障也改变着高原群众的生产,带来更多致富渠道。

  

为“碳减排”贡献“雪域力量”

  

藏木水电站是雅江干流上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首台机组于2014年投产发电,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1万千瓦;加查水电站、大古水电站分别于2020年、2021年实现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三座电站是西藏电力发展的一个缩影。1960年,拉萨纳金电站第一次向拉萨正式送电,1965年自治区成立之时,电站6台机组全部竣工。纳金电站建成发电,彻底结束了拉萨部分人民用松明子和酥油灯照明的历史。

  

西藏电网也先后经历了1985年首条110千伏输电线年代末拉萨与山南电网率先联网;21世纪初藏中电网基本形成;2020年,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建成投运,西藏实现主电网全区覆盖……

  

进入新时期,西藏绿电在点亮雪域高原的同时,借助“西电东送”走出高原。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底,西藏累计外送清洁电力65亿千瓦时,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同时,正把高原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按照规划,2025年西藏水电已建和在建装机容量将突破1500万千瓦,光伏太阳能装机容量突破1000万千瓦。

  

在国家大力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背景下,西藏迎来清洁能源快速发展的重大机遇,这对促进农牧区能源结构调整、有效保护原生植被意义重大。